庭审最后,崔英杰再次向被害人和被害人的家属表示深深的忏悔。崔英杰说:我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。 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。

北京市中关村贩卖烤肠的小贩崔英杰,由于赖以维生的三轮车遭到城管副队长李志强等人扣留,情急之下以烤肠用的小刀将李志强刺死,可能遭处死刑。而包括中共中央党校政法部副主任张恒山等学者专家,乃至市井小民都认为问题出自于制度杀人,纷纷呼吁刀下留住崔英杰。

年仅二十三岁的崔英杰家境贫寒,初中毕业后入伍服役,曾经获得「优秀士兵」头衔。退伍后到北京谋生,做过保安,去年八月案发时以贩卖烤肠谋生。而被扣留的三轮车,则是案发前一天才借钱购得。不料,刚开始做生意就被李志强等人以无照商贩的名义取缔。

城管并不是警察,而是大陆各级地方政府下属的行政单位,负责城市停车、节水、环保、无照摊贩取缔等麻烦问题的管理任务,执行任务时应著制服。李志强一群十多人对崔英杰执法时,大多穿着便装。案发后,李志强已被封为「烈士」。

崔英杰在开庭时表示,案发前突然一群不明身分人士围上他的摊贩,「上来就抢我的车」,他以为是有人要讨保护费,就以小刀吓唬那些来路不明的人。在三轮车被扣之后,崔英杰急于脱身,由于感觉李志强在抓他,崔英杰就以小刀向李志强画了过去;不料,李志强即因失血性休克不治身亡。案发时的录影带显示,崔英杰曾单膝跪地求情。

尽管一名当了八年的城管干部直言,「崔英杰必须死,如果不死如何让城管在未来执法。」但是,同情崔英杰的舆论力量比这个说法更为强烈,原因在于城管制度的不健全,「城管呀交警呀这些死了就不要再招了,害人害己呀!」

张恒山认为,城管与小贩的冲突的确呈现愈演愈烈的趋势,这反映城市管理是有问题的。他说,把城市的整洁置於小贩谋生的权利上,这是本末倒置的价值观。卖菜卖瓜卖小吃卖手工艺品,对于当事者的生存来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,这种权利当然应该优先于城市追求整洁的权利。

他强调,管理的前提是要允许小贩存在,不能把一个群体的生路给断绝了。断绝了一个群体的生路,将造成严重的社会隐患,会把一些人逼上犯罪的道路。

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也表示,公民个人要摆摊贩,政府没有权利禁止他们的经营活动,政府只有权限管理小贩不影响交通、合不合卫生标准等,从大背景考虑崔英杰案,就不应严惩。

崔英杰的律师夏霖在辩护时对法官、检察官说,崔英杰「被生活所迫,从事这样一份卑微贫贱的工作,生活窘困,收入微薄……。当一个人赖以谋生的饭碗被打碎,被逼上走投无路的绝境,将心比心,你们会不会比我的当事人更加冷静和忍耐?」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iebaowifi.com/ziran/weishengwu/201912/3828.html